柳城将军石与佗城将军石:英雄不共风霜老_河源新闻_南方网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admin 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■同治《河源县志》“柳城约”地图中,画有柳城将军石。 在上一期的《河源名山录》中,介绍了逍遥岩,上面曾有一座将军碑。在东源柳城东江边,亦有一座山岩,其外形,便似一个虎虎生风的大将军。也不知哪朝哪代的将军,在市区和柳城留下了这块石碑,和这座天
..

■同治《河源县志》“柳城约”地图中,画有柳城将军石。

  在上一期的《河源名山录》中,介绍了逍遥岩,上面曾有一座将军碑。在东源柳城东江边,亦有一座山岩,其外形,便似一个虎虎生风的大将军。也不知哪朝哪代的将军,在市区和柳城留下了这块石碑,和这座天然石塑像。然而时至今日,这两处将军遗迹,或失踪,或被毁,都已不见踪影,徒留两处山体,在罡风激荡林梢的时候,凛凛似乎犹有战马嘶鸣声。

  而在龙川佗城坪田村,也有一处将军石,却有两个祸害跟在身后。将军百战身未死,却最终死于两个屑小的谗言。

  东江水路歌中的柳城将军石

  柳城的将军石,曾是佗城和柳城的“地标性”山岩。

  “峭壁嶙峋俯碧湍,将军战罢却征鞍。”明代广东道任可容写诗描述柳城将军石在江边峭壁上,俯看着蜿蜒而去的东江。

  惠州至老隆流传着一首东江水路歌,快到柳城、老隆时,艄公们这样唱道:“将军脱甲来下拜,先拜柳城天后娘。斧头山过佗城塔,龙川城内好梳妆。梅村横渡室上过,老隆分手各回乡。”

  这脱甲下拜的将军,便是柳城的将军石。人们远远地看到石将军,便知道目的地要到了。这座将军石,康熙《惠州府志》上亦有记载。同治《河源县志》上,专门为将军石画了一个很形象的图。

  老隆至惠州的水路歌,也都有提到将军石(或将军寨):“东水搭船到四都,望见老隆连涧渡。龙川城内多娇姐,仙人造桥影玉湖。都城点兵将军出,扛出猪头祭大都。”

  地标性的山体,让人一见难忘。然而这个将军石,早在1958年,就被推落江中,已经不存。保存在东江水路歌里面的不少地名,也和这水路歌一样,成为人们久远的记忆。

  巍然独石号将军

  柳城地处龙川与东源县交界,四周高山拱卫,中间盆地肥沃,东江蜿蜒流过。在靠近佗城处有高山峻岭、茂林修竹,而柳城一带江边,怪石嶙峋,有将军石、龙王阁、五指山、紫媚山、洋梅坪,是游玩的好去处。

  在柳城镇圩街的西南方,沿河边田间小路直下,约四公里路,就到赤光村将军寨山脚下。此处江水湍急,这里曾有一尊嶙峋石像,望去如同头戴钢盔,身披铁甲的将军,当地人世代尊称其为将军石。

  这块将军石惟妙惟肖,“屹立瘴江湄,疑是汉骠骑。落日明金甲,春云绣战旗。”这是将军的威武神态。“风霜存节概,雨露想恩滋。”这是将军凛若冰霜的节操。“回首麒麟阁,如今更有谁?”这是将军的自傲。汉武帝麒麟阁十一功臣,现在还剩下谁?此诗为明代吴高所作。

  也许经过多年的山势水位变化,将军石在附近居民的口中,其高度和宽度不一。有的说将军石高30米,有的说只有10多米高。

  而按诗家所载,这是一块并不低矮的独石:“巍然独石号将军,孤隐年年倚白云。”(李方宜诗)这块将军独石,因为年深日久,饱汲日月精华,身上都是苔藓。身后的山石、树木,风一吹来,沙沙作响,仿佛烽火台,又似有战马群嘶。

  与广西将军石互为兄弟

  “如果将军石没倒的话,现在的位置就在东江河上的富源(柳城)水电站发电机房处。”当地人介绍。在当地人的记忆中,将军头上的钢盔略往后倾了。

  “这是有故事的。”当地人张伯说。

  在广西某地,也有个和柳城相似的将军石,传说二者本是兄弟,柳城的为兄,广西的为弟。兄弟二人自幼习武,武艺不相伯仲,谁都不服谁。为决出胜负,兄弟二人决定比试箭术。为了比出冠军,兄弟俩也是拼了,定下比赛规则,要隔岸相对,往对方射去,谁畏缩后退,或谁受伤,就谁输。

  “看谁胆子大、武艺好。”兄弟俩各憋了一肚子气,隔河相对,站好步,满拉弓,两箭齐发。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哥哥的头盔被射歪,斜向后方,弟弟的腹部已是鲜血直流,那箭正中肚脐。

  只见弟弟大喝一声,硬是将肚脐上的箭拔出,握箭作揖,隔岸喊话道:“兄长承让了!”

  于是,广西的将军石上肚脐眼有个镂空小洞,而柳城的将军石头盔则是往后倾斜的。

  将军石暗中保护村民

  威风凛凛的将军石,必定有着常人不可能有的神力。在柳城百姓看来,将军石经常在暗中保护着村民。

  柳城很多村民都知道这样一个传说。有一天,有个村民上山砍柴,下山途经将军石下,不想遇上饿着肚子的老虎出来觅食。村民看着目露凶光的老虎,早就吓瘫了,瘫坐在将军石旁,手脚麻木,动弹不得。眼看老虎的脸越来越大,那村民万念俱灭,闭眼等死。只听得“咻、咻、咻”数声,倒不像是自己骨头被咬碎的声音,他赶忙睁眼看,原来是几支石箭,自将军石上射出,虽则力道不大,配着那“咻咻”之声,倒也显得有威力,老虎被惊吓,怕受伤,也不吃人了,转身落荒而逃。

  村民拾起一支手指大小的石箭,认定是将军石显灵,救了他一命。他双手捧着石箭,拜倒在地,大呼感谢将军爷爷救命之恩。其他村民知道了,把将军石当神供奉起来,并在石旁不远处建起了将军庙。村民都尊称这块将军石为“将军爷”。“英雄不共风霜老,留得苍头万古看。”

  将军寨与将军庙

  将军石北100多米处,是曾经的将军庙。

  1989年《河源文史》第5辑的一篇文章中,作者廖銮喜、叶新祥采访的老人说,将军寨的西北,紧接连绵不断的高山峻岭,越向西北,山势越高,2017万众福报码,而且都是茂密的森林,人若要进山,殊为不易。寨的西南面紧靠东江,形成一面临江、一面靠山的险要关隘。那时,人们要进山寨,就得走一条弯曲而狭窄的小石路。山腰上有个水井,山峦映入水面,景致宜人。井水清甜可口,泉水终日不断,可容一支小部队饮用。上到石级尽处,两山之间的夹缝,便如一扇大门。山口往上,便是巍峨高峻的寨顶了。那时那地,如要守寨,当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。寨顶林木参天,空气格外清新。1949年后,居住此地的人都已迁离,唯剩些残垣断壁。寨顶开了家石灰厂,寨里有些建筑,便被用作石灰厂工人住房了。

  有将军寨、将军石,还有座将军庙。只是不知为何,清代的《河源县志》上并未记载。据称,由寨顶下坡往东沿级登上1公里有一座将军庙。庙中厅堂高大宽敞,陈设古朴雅致。厅两边的二根梁柱上雕有双凤,昂首展翅欲飞。厅中两边墙壁,画有双龙抢珠,戏耍搏争,左黑右白,戏珠互搏。

  也不知从哪朝哪代开始,赤光村民形成了一项民俗传统,大约每10年都要在将军庙里打醮,以谢“将军爷”对村民的庇佑。打醮是大事,历时7天7夜,村民有钱出钱,有粮出粮,有力出力,选举出理事会,管理财物用度。

  因此,村民通常会在“将军爷”旁边搭建几百平方米的棚阁,在里面有伙房可以做饭,有供休息的房间,还要请戏班唱戏。打醮期间,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免费吃住,连乞丐亦如是。

  除了打醮,每年农历8月16日“将军爷”寿诞之时,也会像打醮那样举办热闹活动,只是时间为一天一夜。传说,喜欢热闹的将军石,会在最热闹之际射出手指般粗细的石箭,但普通人很难看到,也找不到石箭。

  但时至今日,打醮盛况,也不常出现了。

  期待将军重上凌烟阁

  1904年的《大陆报》的《文苑》栏目,刊登了一篇《将军石歌》,洋洋洒洒300余字,表达了期待柳城将军出山,扫除人间豺狼,还人间和平的愿望。此诗想象瑰奇,开头将将军石视为上古女娲战共工,共工败,怒触不周山而死,其身落于柳城,化而为石,虽历千千万万年,余威尚欲吞食山鬼。作者又以对比手法铺陈,期待将军重上凌烟阁、麒麟台,驱逐人间的豺狼、枭鸱。彼时正值清末,大厦将倾,风雨飘摇,中国内忧外患,处处动乱,人心思定,于是期待一位铁腕人物,能稳定乾坤。

  据年老的柳城人介绍,大概在1958年的时候,将军石被视作封建余孽,被推入江中,长眠不起了。将军石虽已不存,而对“将军”的怀念,依然保留在民俗活动和村民的记忆中。

  佗城将军石:

  将军忧闷死,奸佞跪承唾

  无独有偶,与柳城相邻的佗城镇坪田村,也有一块“将军石”,至今仍存。

  在由东往西流的坪田河边,至村口一里左右,在一处山岩里,乍一看,岩石嵌中有一个宽袍阔袖的人像,再细一看,五官、装束都历历可见,就如同一个从战场上刚得胜回来的将军。佗城人将它称为“将军石”。

  在这个将军身后,有一矮石,如在伏地窃听,村民称之为“暗身鬼”。此石后面,又有一大石伏于水中,这又是一个小人。一个高大的将军,两个猥琐的小人,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

  佗城流传了不少元末陈友谅的传说,这将军石,又与陈友谅有关。

  在《佗城镇志》里,记载了这一带地方流传的关于将军石的传说,这是曾任坪田村党支部书记黄火文记述下来的。

  陈友谅在江西鄱阳湖一战而溃,便退至龙川?山一带休整。其手下有一谋士叫陈启,原是个懒汉二流子,但有着一样很多人不及的本领??善于阿谀逢迎、挑拨离间,又油嘴滑舌地口才很好,七弯八拐与陈友谅还攀上了亲戚,便得到了重用,还得到“阵前监军”的大权。

  陈启有个侍从,也是诡谋之人,两人一拍即合,狼狈为奸。

  陈友谅手下还有个总兵,叫苏贲,智勇双全,在将士中威信很高,还常常对陈友谅直言忠谏。这样的人,肯定是陈启升官的绊脚石,陈启岂能容之?他就老对陈友谅说苏贲的坏话,希望他被边缘化,不被陈友谅重用。

  虽然仍在败兵之时,前途渺茫,陈友谅仍旧目光短浅,认为对自己说好话的就是忠臣,说“负能量”的话的就是有异心。

  苏贲郁闷啊,他喝起了闷酒,忽地一拍桌子,仰天长叹道:“天不助我啊,我苏贲将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

  这话被陈启的侍从听到了。在有心人眼里,任何话都能拿来做武器。侍从报告了陈启,陈启大喜,又跑去陈友谅面前大肆渲染一番,添上一些无中生有的话,说苏贲喝酒骂人,然后祭上陈友谅最怕听到的话:“他骂你是胸无大志的小人,日后必死于朱元璋刀下!”

  陈友谅气得要命,马上把苏贲的官职给降了。

  苏贲酒醒后,心也凉了。他的心凉了,将士们也心寒了。从上到下,军心涣散,莫说“卷土重来”,就是打土匪,也没什么战斗力了。陈友谅呢,索性醉生梦死。

  一天,苏贲在忧郁中骑马而驰,不觉跑到坪田径口村。他下了马,任由霜风打面。那是个非常严寒的冬日,天上下起了大雪。苏贲站着一动不动,只是仰首望天。天亮之后,他竟被冻成一尊塑像。

  正在找苏贲叛变证据的陈启及其侍从跟在后面,见他不动,自己也猫着腰不敢动,暗中监视。

  严寒中,缩成两团的二人被冻死。几天后,在温暖的阳光下,苏贲、陈启及其侍从三人,忽然变成三块巨石。苏贲是宁站而死,不跪而生,陈启二人仍保持着猥琐的原状,匍匐在地,一幅仍是要偷听了告密的样子。

  苏贲的战马当夜跑回?山,带回凶信。将士们不忍苏贲独在异乡,于是迁往坪田径口村落居,生儿育女,繁衍至今。直到现在,径口村的人都姓苏。

  如今,有不少人听说了径口村的将军石,专程去看。人们看着这个仰首望天的苏将军,和那两个害人精,就像岳飞与其墓前的跪像一样,受到人们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对待,对将军是无限崇敬,对害人精是唾弃不已。

http://www.yasak18.com3384最快开奖直播com,56878.com若是夫人香港马会开奖正版挂牌,就如外面所说的秦光泽的fc369.com特彩吧报码.3384最快开奖直播com,56878.com,宝宝高手平特一肖,香港马会资料王中王中特网,香港马会开马结果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