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家乡的时候便自学中国画

时间:2010-12-5 17:23:32  作者:admin 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
随着林凯龙研究资料的不断积累,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潮汕地区祭祀的神明,不少与宋代历史有关,比如民间流行祭拜的“风雨圣者”,相传便是宋太祖赵匡胤,而在潮阳谷饶镇隆重祭祀的“大元帅”,则是宋朝的抗元英雄。 “史学大家陈寅恪在《赠蒋炳南序》中
..

  随着林凯龙研究资料的不断积累,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:潮汕地区祭祀的神明,不少与宋代历史有关,比如民间流行祭拜的“风雨圣者”,相传便是宋太祖赵匡胤,而在潮阳谷饶镇隆重祭祀的“大元帅”,则是宋朝的抗元英雄。

  “史学大家陈寅恪在《赠蒋炳南序》中曾说:‘尚气节而羞势利,天水一朝之文化,竟为我民族永远之瑰宝’,‘天水一朝’指的是宋代,实际上,‘尚气节而羞势利’,这一点在我看来与潮汕人的气质很符合。潮汕人在外总给人讲义气、不计较的印象,这在信仰崇拜中也能够得到很好的体现,比如祭祀‘大元帅’,还有张巡许远这些对唐朝的‘双忠圣王’这些有气节的先祖,都会显得异常隆重。”林凯龙说,“在当时,宋朝应该有不少人追随朝廷来到潮汕地区,在宋灭亡后便在潮汕地区定居,所以在潮汕地区的古俗,也就有着宋代的遗风。”

  林凯龙出生在揭阳市棉湖镇,成长于炮台镇。“在童年的印象中,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,炮台镇有举办类似的游神赛会活动,当时的感觉是很热闹,但是我却有点不理解,感觉浪费时间,甚至有点劳民伤财,不可理喻。”林凯龙说,这是他对于游神赛会的最初印象,并在心里暗暗立下了“要改变家乡这种‘落后’风气”的心愿。

  家乡锣鼓声召唤“归去来”

  作为一名理科生,他却萌生做艺术研究的想法。

  他向笔者讲述了潮州青龙庙“营安济圣王”的走访故事。安济圣王是潮州府城级别最高的“大老爷”,在潮汕人心目中有着特殊的地位。在林凯龙收集到关于潮汕古俗的资料中,有一本由潮籍抗战名将沈敏在潮州任报社社长时编撰并于1937年出版的《潮安年节风俗谈》,在书中,专门有两个章节对1936年“营安济圣王”的场景进行描述:“游人达十余万,全城如醉如狂”。遗憾的是,由于接下来的战乱等,这一游神活动早无当年风采。直到2014年春,“营安济圣王”这一习俗才重新恢复。“得知这一消息后,我觉得,是时候开始整理潮汕古俗了。”林凯龙说。

  “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,中国社会处于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,更看重的是人的能力。由于插图画得不错,我被聘为魏晋、元代和清代上下卷插图主笔。而我的理科生思维,则在编撰书本的过程中协助梳理出不少新的线条,因此被王朝闻先生聘为魏晋卷的撰稿人。”林凯龙说,当时的他,工作并不局限于资料堆中,反而有不少机会前往各地考察美术遗存和民风民俗。

  “不少潮汕人从小接受传统艺术的熏陶,我在家乡的时候便自学中国画。可以说,艺术的种子始终种在我的心中。”幸运的是,在抛开与理科相关的工作后,在机缘巧合下,林凯龙由著名美术理论家、画家陈绶祥先生推荐,加入了《中国美术史》以及《中国民间美术全集》的编撰工作中,并因此远赴北京。

  为“追”潮汕古俗曾从墙上摔下

  “过不了多久,理科那种繁琐的分析和钻牛角尖的演绎就让我厌烦了,又因为学习的是钢铁,我意识到那样的‘大工业’也许将造成环境破坏,我开始了思考,开始了怀疑。”林凯龙说。

  在考察中,林凯龙渐渐意识到,潮汕地区的民俗活动是一座矿藏丰富、等待挖掘的宝矿。“在全国还没怎么恢复游神活动的时候,潮汕地区已经在民间开始恢复了,并且有大量的古俗流传下来。而我梦中的锣鼓声,也在召唤着我‘归去来’。于是,我在上世纪80年代末,毅然选择回到潮汕这片故土。”就这样,林凯龙回来了,吸引他回来的,是这片故土,也是这片故土上的古风古俗。

  近三十年的走访路,对于任何人来讲都并非易事。“我记不清多少次披星戴月、风餐露宿,也记不清多少次临深履危、涉险登高,只记得在追逐远去的萧鼓声中,有两次连人带相机失足掉进了池塘,又有一次不小心从墙头上摔下来,脚后跟少了一小块肉……”在书中的前言,林凯龙这样记录他的走访路,“甚至有时候,需要很耐心地等,错过一场,往往需要等到下一年。”

  “最初去到乡里拍摄、了解这些古俗的时候,很多村民都很警惕。上世纪80年代末,一些民俗活动仍被视为‘封建迷信’。我从不少老人家的口述中,渐渐对潮汕地区的古俗有了认识。直到最近几年,这些古俗活动才渐渐以‘民俗文化’的身份被接受。”林凯龙回忆道。

  林凯龙将对古俗的记录分为了“‘岁月时日’??这一年中的古俗”、“‘人生礼仪’??这一辈子的古俗”与“‘民间崇拜’??这一与信仰文化相关的古俗”。“与一般的民俗研究偏重于记录形式不同,我想做的是追寻潮汕古俗的文化内涵。”林凯龙说。

  用花生糖制作祭品,也是一种潮汕民俗。受访者供图

  因为,对于他来说,这是一种“来自故土的召唤”。

  当时正处于工业发展的大时代,林凯龙便决定“外出学习先进科技”。经过努力,他考取了武汉科技大学,学起了钢铁专业。背井离乡的他,对于家乡最深的印象,反而是那游神赛会中那一声声锣鼓声。

  鲜为人知的是,为了记录、研究潮汕古俗,林凯龙足足花了30年,还曾在走访过程中失足掉入池塘、从墙上摔下。尽管经历无数艰辛,他却始终坚持了下来。

  ●文/南方舆情汕头大数据中心

  “从历史来讲,可以说潮汕地区是宋朝抗元战争的最后阵地之一,自此之后,宋帝投海,忠臣殉难,宋也因此灭亡。当时在元兵入侵潮汕时,遇到抗元义军与当地民众不小的抵抗,在和平至谷饶镇之间的小北山坡上便发生过类似的激战,传说当时横尸遍野,民众冒险将死难义军进行收敛合葬。明洪武二年(1369年),明太祖朱元璋追封这些抗元将士为‘大元帅’。附近二十多个村落也因此分为十社,每年轮值举行祭祀‘大元帅’,每社十年轮值一次。2008年开始我便追踪这一祭祀,那种场面实在令人震撼!”这是林凯龙对于祭祀“大元帅”的印象。

  汕大研究生导师林凯龙下乡走访30年记录研究潮汕古俗。受访者供图

?

  在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研究生导师、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思想史与中国书画研究中心研究员林凯龙看来,游神活动是潮汕地区古俗集中体现的一种方式。近三十年来,他一直在走访记录潮汕古俗,并于近日将研究成果集结成书出版。在此之前,他所著的《潮汕老厝》早已受到对潮汕文化感兴趣的读者追捧。

  “在回家乡之前,我便想清楚,要对故乡这些风土人情进行记录、研究。我觉得,对于潮汕地区而言,乡村中的传统民居建筑是硬件,而古风古俗是软件。这些‘软件’是潮汕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可以说是精神寄托。”回到家乡后,林凯龙有意识地开始了他的走访工作,带着相机、笔记本,他从炮台镇慢慢地走向潮汕各地,在多个地方留下足迹。

  对于潮汕地区的不少乡里而言,正月是一个“营标”“营老爷”的游神时节,也是一件开年的大事,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潮阳英歌、潮州音乐中的潮汕大锣鼓等,也频频在各种游神赛会活动中亮相,成为不可缺少的元素。

  “潮汕古俗有宋代遗风”

  汕头市澄海区盐灶村的民俗活动“营老爷”场面震撼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潮汕地区的古俗文化中断了差不多30年,不少东西还来得及继承。国内有不少地方中断了60年以上,现在想要恢复就没那么容易了,毕竟断了两代。”林凯龙说。在他看来,潮汕地区是研究古俗的不二之选。

上一篇:志明和春娇多年爱情长跑再遇挑战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www.yasak18.com3384最快开奖直播com,56878.com若是夫人香港马会开奖正版挂牌,就如外面所说的秦光泽的fc369.com特彩吧报码.3384最快开奖直播com,56878.com,宝宝高手平特一肖,香港马会资料王中王中特网,香港马会开马结果网站